当遮阳用的窗帘被拉开后,灿烂的阳光便立刻进入屋内。 「唔~。 」或许是因为受到刺眼光芒的袭扰吧,尤沙在呻吟了一声后, 便拉起棉被将自己完全盖住并继续睡觉。 「真是有够爱赖床的。 」看到这一幕的奥佩拉苦笑道。 「看来还是得用老方法才能叫醒他了。 」只见奥佩拉低下身去,从尤沙脚边的位置钻进棉被之中, 然后脱下了他那宽松的睡裤让那因生理现象而朝立的硬挺阳具完全展露出来。 「唿唿,这小家伙倒是挺有精神的嘛,一点都不像它的懒惰主人。 」望着那雄伟的男性象徵,奥佩拉像是见到可口美食般的用舌头轻舔着朱唇;跟着她伸出两手轻轻握住那雄伟阳具, 然后一边轻轻抚摸一边温柔按摩。 经过一阵挑逗之后,奥佩拉便将眼前的阳具含入口中。 她除了用舌头灵巧地舔舐外,更开始不停地做着吞吐的动作;与此同时, 她的双手则是滑动到尤沙的子孙袋上不停地轻柔捏握着。 就像是在品尝着美味的棒棒糖一般,奥佩拉不断地又舔又吸的;甚至还会用舌尖去不断刺激那最顶端的部位, 或是使用贝齿去轻咬龟头的部分。 接着,奥佩拉解开了自己的上衣,将那对硕大的肉球裸露出来。 然后奥佩拉便用她那丰满的双乳将那阳具夹住, 并不停地一上一下的摩擦着。 当然,在摩擦的同时,她仍旧不停地吸吮、亲吻着龟头。 在经过一番努力后,奥佩拉感觉到尤沙的阳具彷佛痉挛般的抖动着;跟着, 便是一股宛如喷泉般的热流射入到她的口中。 「老妈,你在做啥啊……」因射精而醒来的尤沙, 掀开棉被后询问着正趴伏在他跨下的奥佩拉。 奥佩拉在将口中满满的白色果酱全部吞下后, 才缓缓抬起头来说道: 「当然是在叫你起床啊。 」「最好有人是这样叫自己儿子起床的啦。 」「呵呵,我不就是吗?」只见奥佩拉一边将嘴唇上的残精舔净, 一边移动到尤沙的面前。 「还有,不是跟你说过不准叫我老妈的吗?」「是、是、是, 我可爱的奥佩拉姊。 」只见尤沙搂住奥佩拉的纤腰后,一个翻身便把她压倒在床上。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该换我来做一下晨间运动了?」「哎呀呀!你就不怕会赶不上去谒见国王陛下的时间吗?」「反正那个死老头子只会比我还晚起床。 」尤沙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入奥佩沙的裙内。 「啊!」因下体受到逗弄,让奥佩拉愉悦的呻吟了一声。 尤沙的手十分熟练地刺激着奥佩拉下体的每一处敏感带, 让她的身体一下子便兴奋起来。 在用手指从那火热的蜜唇沾了些许淫水并放到口中后, 尤沙便丝毫不在意奥佩拉方才才刚帮自己口交过 直接就和她热情的激吻起来;两人的舌头像是相互吸引的磁石般亲密地交缠着 彼此的体液亦同时展开激烈的交流融合。 两人一边湿吻一边帮对方脱掉身上的衣物, 并贪婪的爱抚着彼此。 尤沙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甜美朱唇后,便将奥佩拉的修长双腿抬放到自己的两肩上, 而他那傲人的坚挺阳具也抵在那早已湿漉不堪的蜜穴口。 「嘿嘿,奥佩拉姊,准备好承受我的王者之剑了吗?」「呵呵, 就算我还没准备好你还不是照样会捅。 」「说的也是,那我就不客气了哦。 」说毕,尤沙便立刻挺腰进击。 「哦~!!!怎又是这么大力啊?!」虽然这么说, 但奥佩拉的语气听起来却像是很喜欢这种方式一般。 接着尤沙便轻揉爱抚着奥佩拉的双腿,然后一边缓缓的做起活塞运动;而这每一次的温和进出, 就像是一道成功的开胃菜般开始让两人体内的欲火逐渐加剧。 渐渐的,尤沙的动作开始激烈起来;而此时奥佩拉的双腿也从尤沙的肩上离开并改夹在他的腰间, 然后扭动起身体来迎合着尤沙的动作。 尤沙一手握捏着奥佩拉的玉乳,一手搂抱着那纤细柳腰, 并不断地加快、加大、加强摆动自己的腰部让那自豪的阳具能够尽情地在奥佩拉的娇躯里肆虐。 奥佩拉亦敞开一切,全力配合着尤沙的勐烈侵攻, 好让他可以轻松地到达自己花穴的深处来换取那最顶级、最销魂的极致爽快感。 此时,两人的唿吸亦随着激烈的动作越来越急促。 奥佩拉的手指甚至因太过忘情而不时用力地抓着尤沙那壮硕的虎背, 结果就是在那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红色鲜明的痕迹。 在经过了数百回合的剧烈交战后,攀至巅峰的尤沙将雄伟阳具送至最深处, 让龟头顶在奥佩拉的子宫口然后便毫无保留地将热浪精华全数灌入那用来孕育生命的神圣宫殿之中 更将奥佩拉推向极限高潮。 ************在王宫大门前, 奥佩拉像个温柔的妻子一般地帮尤沙做穿着打扮的最后整理和叮咛。 「小沙,要记得啊,不管你跟陛下在私底下有多熟、多要好, 在其他人的面前还是得尊重他那一国之君的身分 千万不可失了礼数。 」「我知道,母亲大人。 」望着眼前这位看起来像是个童颜巨乳美少女的母亲, 尤沙顿时百感交集。 他非常的清楚,当年奥佩拉在产下他时不但尚未满十一岁, 他那禽兽老爹更早已出外旅行许久。 虽然说有国家给予的金援和国王私下的帮忙, 让没有其他亲友的奥佩拉可以没有财务上的顾虑 但毕竟对一位年纪幼小的女孩来说那要独自照顾与抚育幼儿的辛苦 却是远远超过笔墨所能形容的。 所以,在他十岁那年,他不但下决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位能让母亲依赖的男人, 更以行动表示他的决心;即使他在当时还只是个男孩 但他仍旧非常成功的像个男人般的将奥佩拉推倒 并顺利地成为了奥佩拉生命中第二个占有她的男人。 之后,两人便成了既是母子,又是姊弟, 也是恋人的复杂亲密关系。 而现在,换成他将要离开了。 虽然不是永远的别离,但一想到奥佩拉接下来独自生活的孤寂日子, 还有她那「在未完成国王的敕命前不得随便回家」的要求 都让尤沙在这最后的时刻犹豫了起来。 「母亲大人,我……」尤沙话才说一半, 便被奥佩拉用手指给制止了。 「你是天生就注定要成为勇者的人,而我则是注定要成为勇者的母亲、妻子;所以, 若说出外闯下一番大事业是你该有的任务那么留在故乡为你祈祷与等候便是我的职责。 」边说,奥佩拉边伸出双手环抱住尤沙, 并踮起了脚尖在他的双颊各吻了一下。 「不需要为我担心,毕竟我都能一个人就把你养到这么大了, 好好照顾自己这件事难不倒我的。 」接着,奥佩拉更和尤沙亲密的接吻。 「更何况,如果你不出去旅行, 」奥佩拉笑着说道: 「那不就没办法去和这个世界上许许多多的美女做爱了不是吗?」「呃……」听到奥佩拉这么说时, 让尤沙一时不知怎么接话。 「呵呵!总之啊,出去旅历对你来说绝对是有好无坏的。 」接着奥佩拉拿出了一个手工精致的袋子和两枚奇特的金币。 「这个魔法袋子你拿去吧,它那近乎无限的容量保证是很好用的。 」将魔法袋子牢牢系在腰带上后, 尤沙拿着另外那两枚奇特的金币问道: 「那这两枚金币呢?」「这个我也不是很了解, 只听人说过似乎是有特殊用处的神秘小徽章。 」由于尚不了解那两枚神秘小徽章有啥功用, 尤沙便先把小徽章放进魔法袋子之中等到将来知道后再说。 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后,谒见国王的约定时间也差不多刚好到了。 于是尤沙在又一次拥抱住奥佩拉并道别后, 便走进王宫里去了。 望着尤沙离去的背影, 奥佩拉深情的说着: 「加油啊!我最棒的儿子!我最爱的人!」************王宫大殿里, 尤沙必恭必敬的向统治这个国家的王者行礼。 「臣─尤沙?洛特向陛下请安。 」只是坐在王座上,那位戴着王冠、身着华丽衣裳的帅气老头子却只是在那一边撬着二郎腿、摇着摺扇, 一边看着手中的色情书刊丝毫没察觉到底下有人正等着他的回应。 「咳!!!」在那名位于老头身旁, 看起像是宰相的不起眼大叔轻咳一声后老头才像是大梦初醒般的慌乱地把色情书刊收好, 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来者。 「哦,尤沙,原来是你啊。 」「……」「有这种不良国王,这个国家居然还能这么和平、强盛, 看来那些大臣们不但忠心还都很优秀啊。 」尤沙在心中如此想着。 也难怪尤沙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位现任的阿里阿罕王,不但老爱将所有的事情全部丢给宰相跟其他大臣去处理, 还几乎是天天偷跑出去花天酒地根本就像是个沉溺于玩乐的昏君。 更可笑的是,这位不良国王和尤沙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竟然不是在王宫中, 而是在某个民家的浴室外面……这对老少色鬼的交流就是因偷窥而开始熟络起来。 其实,当年尤沙会想去推倒奥佩拉,也是这个死老头私底下给他不断洗脑的结果。 「切!没事突然变的那么多礼干麻,害老子一时没认出来是你。 」「没办法,以前都没在王宫中跟你见过面, 我哪会知道你这国王居然连在这种正式场合都是这付痞样。 」「反正不用顾虑那么多就是了。 」突然,阿里阿罕王站起身来,并示意尤沙跟着他走。 接着,一老一少便一起步行到王宫中的天台, 眺望着整个城下町。 「关于你老爹的事,你知道多少?」阿里阿罕王突然正经的问道。 「不多,只知道他是当年被国家所认定的勇士。 」当提到自己的父亲时,尤沙很明显地露出厌恶的神情。 「还有就是出外去争讨魔王,然后便音讯全无, 下落不明。 」「唉!其实你不该这么怨恨你老爹的。 」「说怨恨是太过了,我只是不喜欢他罢了。 」「你老爹欧路卡啊,虽然在武艺方面有着超强的天份, 甚至还有着天生的强壮身体但头脑方面却非常不行。 」阿里阿罕王笑着说道: 「而且酒品还非常的差, 所以才会不小心地痾出了你。 」「他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不然就很像是在拖戏, 会被嫌的。 」「好啦、好啦,那我只讲重点行了呗。 遥想当年……」「不要再遥想了啦!!」尤沙不耐的抱怨。 「真是的,让我营造一下气氛都不行哦。 总之就是当年不知从哪冒出一只自称是魔王的家伙, 然后说啥要征服世界的傻话;当然啦世界各国的扛吧子一听到这个消息都很不爽 所以就各自络了高手说要去扁他。 」阿里阿罕王不知从哪拿出一根香烟来抽了一下后, 便继续讲故事。 「原本咧,老子也不是很想淌这个混水, 只是手下们个个都鼓噪着说啥输人不输阵一定得要派人出去才行。 结果你老爹就很不幸的高票当选为阿里阿罕代表, 再加上你老爹他又是个被人卖了还会感谢对方的笨蛋 之后的结果就是你知道的那样了。 」「那当年的魔王讨伐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阿灾。 那时候除了你老爹之外的人,听说都是些啥王子、贵族的, 出门走没几步路就通通跑回家享受去了。 而那个当魔王的也是很莫名其妙,喊要征服世界喊了这么久, 听说也才灭了一个小城镇而已。 」「……那要我出去旅行干麻?去扁那个不良魔王吗?」「魔王本来就是不良的才叫魔王。 」阿里阿罕王一脸正经的说着。 「主要是因为你如果不出国去,这故事就演不下去;当然, 如果顺路的话你想要去扁一下那个魔王也不是不行。 」「哦。 」尤沙一边应声,一边伸出手。 「你这手要干麻?握手吗?」「握你个头啦!给旅费跟宝物啦!」「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50G跟木棒、布衣昨天就已经放在门口柜台了啦, 等下就去领收吧。 」「靠咧!50G和木棒、布衣!你这国王也太小气了吧!」「你没听说过曾经有某位勇者要去拯救被恶龙抓走的公主时, 那个公主的老爸只给了他竹枪一把的故事吗?相较之下 我给这些东西已经算是很有良心了啦。 」「良你个头,再给多一点!不然我就散布你跑去嫖妓却没钱给的糗事。 」「……算你狠。 」像是变魔术一样,阿里阿罕王从背后凭空拿出一个布袋来。 「这里面有把铜剑以及我的私房钱500G, 给你吧。 」「这还差不多。 」「还有啊,如果想找伴的话,就去露伊妲酒馆吧。 」「去那里只能找到陪酒的吧……」「……谁叫你去地下舞厅找啊!是去二楼的吧台, 那里有冒险者工会的阿里阿罕分部应该可以帮忙找到一些有用的伙伴。 」「哦,了解。 」************「哈啰!露伊妲!」看到尤沙在这大白天的便跑来酒馆, 让露伊妲着实吃了一惊。 「哎呀呀,今天是吹什么风啊,你这小色鬼居然这么早就跑来这混, 地下舞厅现在可还没到营业时间耶。 」「今天不是来找妞的啦。 」尤沙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 「是听说你们酒馆的二楼有个冒险者工会分部, 所以就来探探看有没有什么人才。 」「啊!对哦,今天是你要出发冒险的大日子。 」「那么, 我到二楼后要找哪个人?」露伊妲指着自己笑道: 「当然是找我啊。 」「不要跟我开玩笑了啦,露伊妲。 」「谁跟你开玩笑了啊。 我本来就是这间酒馆的第三代老板兼冒险者工会阿里阿罕分部部长。 」「……那我怎么不知道。 」「谁叫你每次来不是去地下舞厅泡妞, 就是只想着要拐我上床啊。 」「嘿嘿……」听到露伊妲这么说, 尤沙也只能尴尬的笑着。 「好了,言归正传。 如果说你是要找一起冒险的伙伴的话,那你已经慢了一步, 昨天来了个队伍把人都选走了。 」「不会吧,连个可用的都没有哦。 」「可用的还很多啊。 」「那你干麻说人都被选走了?」「因为依照你这小色鬼的习惯, 挑人一定都是只挑女性;女性都没了那不就等于你没得选了吗?别跟我说你突然转性会想要跟大叔或是老头子结成队伍一起去冒险啊。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总之,今天你来就是注定要扑了个空。 不过没关系,以后如果有姿色不错的女性冒险者来的话, 我会尽量帮你挽留住的只要你记得常回来这儿逛就好。 」「你讲这种话……感觉好像老鸨哦。 」************当站到城门之外的地面那一刻, 尤沙的内心瞬间涌起一股将要对未知一切挑战的兴奋感。 于是,尤沙便高举那把向国王勒索来的铜剑, 并对天许下誓言。 「世界上的众美女啊,把你们两脚张开等着本大爷来干吧!!!」02「盗贼钥匙啊……」用着自认为帅气十足的姿势站在海岸边的尤沙, 遥望着那名列第一个要去的目的地─位在孤岛上的拿基米塔。 「难道就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过的去吗?」当尤沙在那自言自语时, 一群魔物正慢慢朝着他的位置包围过去。 「走地下道过去的方式实在太老套了……」咚!史莱姆A发动偷袭!但是却没造成尤沙任何的伤害。 「用飞的……应该不可能。 」「嘎!!!」大乌鸦A发动了攻击!还是没造成尤沙任何的伤害。 「要用游的过去吗?」咚!!史莱姆B对尤沙发动了奋力的一击!!!结果没造成任何的伤害。 「到时衣服会湿湿的很讨厌……而且看起来也很废……」「嘎!嘎!」大乌鸦B对尤沙发动了奋力的一击!!!结果还是一点伤害都没有。 「结果还是只能走地下道吗……」咚!!!史莱姆C豁出一切的全力攻击尤沙!依旧没产生半点伤害。 「唉!只能祈祷那个地下道够刺激了。 」「嘎!嘎!嘎!」大乌鸦C不顾一切的全力攻击尤沙!仍然没有造成半点伤害。 「咚嘎、咚嘎的吵死人啦!!!」被吵到不耐烦的尤沙, 立刻愤怒的拿出了木棒然后便狂暴的朝魔物群挥击过去。 碰磅!碰磅!碰磅!碰磅!碰磅!碰磅!可怜的六只魔物, 还来不及逃跑就被暴走中的尤沙像是在挥击全垒打般 全部轰到了远远的地方去了。 「干!我这个人最讨厌在想事情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吵了!」尤沙对着飞出去的魔物们继续吼叫: 「你们这些狗娘养的鸡鸡歪歪浑帐王八蛋!以后走在路上时最好是不要让我遇到啦!不然一定叫你们这些欠骂欠打欠砍混蛋大白目死的很难看!」结果, 这场一面倒的战斗就在其中一方当事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结束了。 ************在进入到那位于阿里阿罕西南半岛的岬之洞窟后, 尤沙遭遇了无数的艰苦战斗……或者说是洞窟中的可怜魔物们遭遇到无数的艰苦战斗 可惜的是直到最后仍旧逃不出尤沙这名邪恶勇者的摧残、蹂躏……「切!你这废材是只有外表看起来威勐而已是不是啊?!」尤沙正对着一只被他强迫向另一只青蛙怪霸王硬上弓的大食蚁怪怒骂着。 或许是因为战斗打久了实在是太无聊了, 尤沙便开始像这样不断强迫那些被他遇到的倒楣魔物们办起异种杂交大会;而这群可怜的魔物们虽然都会努力地尝试着反抗 但最后的结果终究还是只能乖乖地臣服在暴力的胁迫之下。 所以,尤沙这趟地下迷宫的小小冒险,便成了那群生活在迷宫中的魔物们永远流传的恐怖传说。 「真是有够废的。 」尤沙对着做到虚脱的青蛙怪和大食蚁兽不屑地说着。 「扁起来不过瘾就算了,连表演场春宫秀来让我打发些时间也不行, 真的是逊毙了。 」正当尤沙还想再找看看有没有其他魔物时, 忽然发现他已经到出口了。 「这么快?我还没玩够耶。 」虽然口中这么说,但他其实早就因觉得无聊而想快点离开这座鸟迷宫了。 而就在成功通过了岬之洞窟,并踏入到拿基米塔时, 那第一个映入眼中的事物竟让尤沙整个人愣住了。 「……拿、拿基米塔马车旅馆?这啥啊?」就在尤沙惊讶的时后, 旁边阴暗处突然传来了一阵笑声。 「呵!呵!呵!」只见一个精明干练的中年男子边笑边缓缓步行在尤沙的面前。 「没想到居然会有人问出这种这么简单的问题。 顾名思义,当然就是间旅馆啊。 」「废话!我当然知道那是一间旅馆。 」「那你在奇怪什么?」中年男子不解的反问。 「因为这里又不是什么有名的观光地点, 没事在这开旅馆干麻。 」「不─会─吧─!居然会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无法了解, 看来你这个年轻人脑袋里面装的如果不是大便 就一定是馊水。 唉!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啊、啊……」讲到一半的中年男子, 忽然发现到尤沙正将那把因沾满魔物的血而变地黑漆漆的木棒扛在肩上 并且还狠狠地瞪着他。 「冷静!冷静!不要那么冲动,把凶器收起来先好吗?凡事好商量嘛。 」「少在那啰哩叭唆的!讲重点!」「其实呢, 会在这里开旅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提供给那些有钱人仕或是有名人仕使用的;因为开在这的话 那些专报八卦的狗仔队就不容易到的了所以自然就很适合让他们搞东搞西的。 」「狗仔队到不了,啊那些有钱有名的人就到的了哦?」「因为他们都有保镳啊。 」「这么说也对啦。 」尤沙点头同意。 「怎么样,少年仔。 要不要趁现在加入会员啊?会费我可以给你打八折哦。 」「……不用了。 」虽然尤沙直接就拒绝了,但中年男子仍不死心的继续推销。 「现在加入会员不但立即享有八折优惠, 更可享用国王级套房而且终生拥有该套房的优先指定权 不加入很可惜哦。 」「跟你说过不用了咩。 」「加入我们旅馆的会员可是好处多多。 不但各种节日都有折扣优惠,每年年终时还可参加摸彩活动, 奖品可是包含了百万G……」懒的继续回话的尤沙 只是轻轻地拿起了木棒晃了两下。 「咳!这塔里的魔物可是比洞窟里的强, 而且越上层越利害甚至有些还会放法术年轻人你可是要多加注意啊。 」「多谢你的忠告。 」尤沙冷冷的答到。 接着他便不再搭理那名中年男子,直接向那通往楼上的楼梯走去了。 ************正如之前那位没名字的NPC男子所说的, 越往上爬所遭遇到的魔物越强。 不但有会让人中毒的泡泡史莱姆,还有总是成群结队、使用团战的蝎子蜂, 而其中最讨人厌的便是那些会施放迷雾法术《马努沙》的人面蝶。 只是,即使强如这些魔物,也无法阻止这位邪道勇者在塔内的肆虐。 就像是现在,突然同时有七只蝎子蜂、三只泡泡史莱姆和五只人面蝶出现在尤沙的面前。 而那堆人面蝶更是在双方遭遇的那一刻, 便立即发动攻势。 「唧!唧!马努沙!」随着人面蝶法术的施放, 尤沙的周围立刻弥漫了一层白蒙蒙的烟雾。 接着,在这阵迷雾之中便慢慢浮现了大量的蝎子蜂、泡泡史莱姆和人面蝶的虚幻影像。 若是一般的冒险者遇到这种状况,大概会感到非常的头痛吧。 「嘿嘿,以为放放马努沙我就会怕了吗?」只见尤沙先将双手左右平举, 跟着便做了出像是在投掷标枪般的动作两手同时向前用力挥去。 「哇哈哈!通通去死吧!巴基克洛斯!」瞬间, 在尤沙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庞大范围十字形龙卷风 然后凶狠地朝着他的对手们扫去。 在这最高等级的真空系法术面前,这群魔物不要说是想要偷偷靠近施毒了, 连马努沙这用来迷惑对手眼睛的法术都形同虚设;最后的结果就是 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可怜的魔物们便毫无抵抗能力地被切割成如同细萝卜丝般的一堆碎屑残渣。 「哇哈哈!真爽啊!」而尤沙就这样像是开外挂般的不断地施放着那招在理论上应该不属于他能够使用的强力法术, 一路屠杀上去。 只是这场杀戮游戏并没有持续太久。 「真是的,怎么连这里都一样无聊啊。 」望着那些正拼命逃向远方的魔物,尤沙不禁感叹起来。 拜那威力强大的十字真空斩所赐,尤沙所经之处可不是单单用「血腥」这两字就能形容的。 也因为这样,当其他的魔物们在远远感觉到这位煞星正在靠近时, 便通通一熘烟的跑个精光。 所以呢,接下来的路程对他来说,自然就像是在观光旅游一般的轻松。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 当尤沙踏入位于拿基米塔最顶端的唯一房间时, 再次因展现在眼前的景象而愣住了。 只见位在房间正中央的太师椅上,「坐」着一名女性。 那女性有着一头银白色的俏丽短发,并穿着一件将全身包覆起来的黑色高领紧身衣, 和一件黄色皮革的无肩带比基尼型胸甲。 而她的「坐姿」实在是非常的特别;不但将两只脚抬起来曲成M字形, 因此使得女性最私密处完全展露出来那脚踝的部分更在跨到椅子两边扶手外侧后 特地用了麻绳将之牢牢地绑在扶手上。 至于她的双手,虽然因放在椅背后面而让人无法看见实际情形, 但相信也一定有用绳子固定住。 除了诡异的「坐姿」,那女性的口中还特别含了个塞口球。 「哇靠!现在是啥情形?」就在尤沙想靠近点观看时, 他突然发现到位那女性前方的地面上似乎放着一封信 上面还注明是写给他的。 于是,尤沙先拿出了铜剑去戳个两下确认看有没有陷阱, 接着便把信拿起来看。 ※※※※※※※※※※※※※※※※※※※※※※※※※※※※※※※※※※※※小淫虫: ※※※※老子因为要去给美女医生做健康检查, 所以没空等你来。 ※※※※至于老子的那把钥匙,已经托付给你眼前那个刚出茅庐的女贼了。 所以※※啊,如果你想要的话,就去她身上找吧。 找的到就算你的,要是找不到……※※哈哈哈, 那是你家的事跟老子无关。 ※※※※就酱了。 ※※※※对了,提醒你一下,只能用找的, 不能用问的哦。 ※※※※至于为什么咧?老子也不知道, 哇哈哈!※※※※老贼※※※※※※※※※※※※※※※※※※※※※※※※※※※※※※※※※※※※「这个好色的老毛贼!」尤沙气的把信揉成球状后丢掉。 「最好你是会去做啥检查啦!我看根本就是去找女医生打炮才对!」接着, 他便把目光移到了女盗贼的身上。 「嗯~,那么你认为,我要先从哪下手才好咧……」由于塞口球的缘故, 使得女盗贼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过,她仍旧尝试着使用眼神来跟尤沙交谈。 「哦,你要我快点动手是吧。 那我就从你这里开始找好了。 」说毕,尤沙便把他的咸猪手探到女盗贼的双乳上, 并开始不停地上搓下揉、左挤右压。 「啧、啧,隔着衣服好讨厌啊,这样根本摸不出来嘛。 」于是,尤沙便毫不客气的将女盗贼胸部部位的衣物撕破。 然后,他便又继续刚才那摸来摸去的动作。 「呜!呜!呜!」女盗贼拼命的摇着头。 「你说不是这里啊。 也是啦,我都这么用心找了结果还是找不到, 那一定是在藏别的地方。 」接着,尤沙便把目标转移到女盗贼的下体。 「嗯,这里有洞,所以应该比较有可能藏东西。 」只见尤沙的手指紧贴在女盗贼的阴唇部位, 然后不断地摩擦着。 由于他的动作十分地有技巧,所以没两三下就让女盗贼阴部湿成一片。 「嗯哼~!」下体的异样感让女盗贼发出了呻吟声。 虽然隔着一层布帛,但尤沙仍旧轻易地掌握到那位在女盗贼私处的突起部分。 「哦呵!是这个吗?」尤沙故意用力的捏了下去。 「呜!」因尤沙的恶作剧,女盗贼发出了一声悲鸣。 「糟糕!原来搞错了,真是抱歉啊。 」跟着尤沙便将手指移到女盗贼后庭的位置上, 然后抠啊抠的。 「唔!唔!」后庭的搔痒,让女盗贼发出了沉闷的呻吟。 「哎哟!这样根本看不出来。 」尤沙说完后,便直接动手将女盗贼下体的衣物撕开, 让她的私密处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 「嗯、嗯,这样好多了。 」接着,尤沙伸出了右手的食指,然后插入到女盗贼那湿潞潞的蜜穴之中。 他的手指就像是在搜索东西一般,不但一直进进出出, 还不断地刻意去拨弄那穴壁上的蜜肉。 「嗯~~嗯~~」受到尤沙玩弄的女盗贼, 一直发出听起来像是愉悦的呻吟声。 而她的蜜穴更因此涌出了大量的汁液,甚至还在椅垫上积成了一个小水摊。 紧接着,尤沙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改插到女盗贼的小菊花中。 「呜!」因为后庭被异物入侵,让女盗贼发出了悲鸣。 尤沙的手指,灵巧的像只蚯蚓一样,在那小菊花中扭来扭去, 并不停的转动。 也因此让女盗贼的身子,跟着在那不停地扭动。 「哎、哎、哎,怎么都找不到啊。 」尤沙邪恶的笑着说道。 「那换用另一种工具来找好了。 」只见尤沙将裤头解开,并把他那跟雄伟、硬挺的如意棒展露出来。 当两眼迷蒙、娇喘连连的女盗贼,在看到那恐怖的凶器时, 当场倒吸了一口气并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嘿嘿,用这个就能到深一点的地方找了。 」女盗贼一听到尤沙这么说,便立刻拼命的摇着头。 只是尤沙完全不理会女盗贼的反应,在将如意棒沾抹了一些她蜜穴流出的汁液后, 便直接捅入菊花穴。 「呜!!!」这一捅,让女盗贼那对杏眼睁个老大, 全身都紧绷起来。 「哇!这个洞有点小。 不过咧,还是要找看看。 」接着尤沙便开始做起活塞运动。 因为女盗贼的菊花穴很紧凑的缘故,再加上尤沙的尺寸大过太多, 所以即使他已经事先做好了润滑还是没办法在一开始就动的很顺畅。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发后,虽然那后庭狭窄依旧, 但尤沙已逐渐加快动作而且每次还都尽其所能地到达最里面的地方。 相较于尤沙已经适应并尽情的享受,女盗贼仍处在疼痛的漩涡之中。 但是,这撕裂身体般疼痛也慢慢地开始转化成一种奇特的快感, 并逐渐让女盗贼沉迷其中。 而当这种快感到达最高点时,就成了升天的至福。 「嗯~唔~!」女盗贼不但发出了长长的呻吟, 浑身更是不停地颤抖;而淫水就像是微弱的喷泉一般 从她的蜜穴射出。 只是,刚到达高潮的她还没机会休息,便又遭到尤沙的攻击了。 「既然这个洞没有,那应该是在另外这个洞里面了。 」尤沙将他的如意棒从女盗贼的菊花中拔出后, 便直接换捅入那不断溢出汁液的蜜穴里。 「嗯哼!!!」女盗贼发出了舒爽的声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