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贞今年三十六岁, 某学院女讲师。 她丈夫王先生今年四十二岁,是一家房地産公司的老总, 常年穿梭于各大城市之间很少回家。 尤其是几年前又在外面包了一个很年轻漂亮的二奶, 就更少回家了。 她有个十二岁的儿子,寄宿在父亲那边的一所贵族学校, 也很少回家。 张导二十六岁,去年从该学院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 目前担任班级辅导员李玉贞是他大学时的英语老师。 由于张导聪明勤奋,各科成绩都非常出色,加之人又长得非常英俊, 自然而然地成爲了李玉贞最得意的门生得到过她很多的关照。 张导家在外省一个偏远的小镇上,家里条件也不太好, 爲了供他上大学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因此每逢寒暑假爲了省钱他很少回家,一个人留在空旷的学生宿舍里。 放假期间学院食堂不开饭,李玉贞的丈夫和儿子都不在身边, 放假期间一个人在家也闲得无聊便时常请他到自己家里吃饭, 也好有人陪她说说话。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其他任何人都多,过多的男女接触最容易産生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情, 李玉贞渐渐对这位英俊的得意门生情愫暗生对他的事也是越来越上心。 张导上大学时家里根本负担不起高昂的学费, 其中超过一半的学杂费和生活费都是李玉贞掏的钱 他硕士毕业后也全靠李玉贞利用各种关系到处打点, 他才能够留校任教得以留在这座同学们梦寐以求的大城市工作。 对此张导自然心存感激,认李玉贞作了干姊姊。 在丈夫有了外遇之后,李玉贞爲了孩子不愿离婚, 但心情非常抑郁张导去她家的时候便向张导倾诉心中的苦楚, 有一次说到伤心之处忍不住抱住他失声痛哭。 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二人逐渐习惯了彼此间的亲密拥抱。 李玉贞起初是伤心时才拥抱,后来渐渐动情时也要拥抱。 在张导攻读硕士学位放假期间,有一天李玉贞请他到家里吃饭, 晚饭后二人靠在一起看爱情电视剧连续剧看到动情处李玉贞忍不住主动索吻。 李玉贞容貌端丽,身材丰满,是个丰乳肥臀的美妇, 血气方刚的张导难免心猿意马从此二人的关系变得有些暧昧, 但李玉贞心存顾忌倒也没有突破师生之间应有的界限。 由于张导品学皆优,追求者自然不少。 李玉贞自知自己和张导并不合适,爲了不耽误他成家要小孩, 也多次劝他找个女朋友因此在硕士毕业留校后不久, 张导就有了一个还算满意的女友。 张导的女友一直催他买房, 可他家里亲朋好友全加在一起能爲他凑的钱连交首付的十分之一都不够。 结果又是李玉贞借钱给他去交了三成首付,让他按揭了一套小户型预备结婚用。 这套住房是李玉贞的丈夫公司开发的,李玉贞爲他争取到了最优惠的价格、最好的户型和位置, 所以花的钱不算太多而且还是现房。 学院每天下午她的课都不多,如果不开会, 她就会去张导的新房帮他收拾跟他聊天。 张导的女友对此颇有微词,但心知李玉贞对他俩帮助太多, 也不好多说什么。 有一天李玉贞去他那儿,他正牵着他那条名叫小欢的贵宾犬在小区花园里熘狗, 正和旁边两条贵宾犬嬉戏打闹。 听其主人介绍,那两条贵宾都在六岁左右,一公一母, 每年都要配种。 今年又到了配种的时节,因此两家的主人便故意把牠俩凑到一块儿。 谁知那条名叫阿花的母贵宾犬对小欢非常亲热, 不时跟它贴嘴贴脸地互嗅伸鼻去嗅小欢的胯下, 嘴里异常亲昵地发出呜呜呜的唿唤相反对牠的配偶则是不理不睬的, 非常冷漠。 小欢也对阿花表现的非常亲热。 李玉贞很奇怪: 「小欢今天怎么啦?看起来很骚的样子?」张导笑道: 「这两天小欢躁动得很, 正在发情见了母狗就这个样子。 」李玉贞见阿花和小欢那副亲热样儿, 不禁笑道: 「阿花今年都6岁了, 对应女人的年龄该是四十来岁跟它差不多大的原配不理, 反倒跟才两岁多的小欢调情难道中年母狗也是喜欢小伙子?呵呵!」张导心里一动, 低声笑道: 「李姐喜不喜欢小伙子呢?」李玉贞笑道: 「我若不喜欢小伙子还一天往你这里跑?还给你弄饭洗衣服 连内裤都帮你洗就差没像大姐一样哄你睡觉了。 当然,若不是我老公不好,我也不会对你这样。 」张导笑道: 「我就希望你像大姐一样抱着我哄我睡觉呢。 」说完在李玉贞高耸的胸脯上瞟了好几眼。 李玉贞白了他一眼, 媚笑道: 「你想得美!」见小欢几次试图往阿花的背上爬, 阿花也一付色急样儿耸摇着屁股凑凑迎迎地相就, 却总是被张导强行拉开小欢鼻子里不满地哼哼着。 李玉贞笑道: 「你如果不拉它,它们老少两个会不会交配?」张导点头说会。 李玉贞扑哧一笑: 「那你就把小欢放开试一下啊, 不要影响牠俩的性福生活!」张导犹豫了半天 才很不情愿地放开了小欢小欢立马爬到阿花背上, 阿花的屁股在小欢胯间蹭来蹭去一付殷勤邀请的模样。 小欢胯下狗鞭已昂然直立,且向上倾斜着。 旁边那条雄性贵宾也试图想往阿花背上爬, 但老鞭竖起来显得有气无力微微向下耷拉着, 浑没有小欢那种昂然的气势。 小欢狗鞭轻轻一送,已然进入阿花湿润的牝户, 阿花和小欢在草地上旁若无人地交配起来……李玉贞看得脸红耳热 不禁吃吃地笑道: 「怪不得阿花喜欢年轻的小欢 狗鞭是比老狗鞭看起来硬得多翘得也更厉害!估计就跟你那个东西一样!」说完风骚无限地在小伙高高鼓起的裆下瞄了几眼。 张导低声戏谑地笑道: 「那你丈夫的东西是不是跟那条老公狗一样?」李玉贞昵声道: 「差不多, 软趴趴地本来就已经无法满足我了,居然还养二奶!哼!你看阿花和小欢交配感觉天经地义的, 但三十多岁的女人若是和小伙子睡觉感觉好别扭, 而且哪个小伙子会喜欢比自己大十来岁的女人啊?」张导说道: 「怎么没有?喜欢丰腴熟女的小伙子多了。 」李玉贞向他抛了个媚眼: 「你呢, 喜不喜欢?」张导: 「不喜欢还成天黏着你?」李玉贞感觉下面有些湿了 又问道: 「如果阿花是小欢的妈妈 牠俩会不会交配?」张导: 「发情时就会, 狗儿可没有乱伦的概念。 」小欢完事后张导便牵着它和李玉贞一起回屋。 李玉贞进卧室帮他收拾东西,见原来的单人床换成了一张双人床, 就跟他开玩笑: 「你只有一个人换这么大的双人床干啥, 是不是最近跟女朋友同居了?」张导忙笑道: 「怎么会?我女朋友很少来这儿。 」李玉贞媚笑道: 「除了我以外还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你这个邋遢鬼!如果不是见你一天到晚黏着我, 我也不好意思经常一个人到你这儿来。 好在我俩看起来像是一对姐弟,邻居看到我经常来你家应该不会说啥闲话。 」李玉贞想了想又道: 「你既然没和女朋友同居, 大床的另一边留给谁呢?」张导不甘示弱: 「李姐不是经常来嘛 如果你愿意可以留给你。 」李玉贞媚眼如丝地道: 「只要你不怕别人说闲话我就敢来!我帮你那么多, 也没见你让我在新房里住过一夜。 不过我陪你睡,你可就辛苦喽。 我可不像年轻姑娘那么好打发,你那么瘦, 身体受不受得了哦?」李玉贞此刻已然有些春心荡漾 恍惚间见枕头底下似乎压着什么东西掀开枕头一看, 原来是好几条脏内裤。 李玉贞平时帮他洗东西习惯了,就收起来拿到卫生间去洗, 见上面画满了白色地图有的已经干了,只有一条还是黏煳煳地, 很大一股腥味儿。 李玉贞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边搓洗一边问他: 「你最近经常手淫?」小伙脸红耳赤地点了点头。 李玉贞以大姐的口吻劝道: 「既然那么想爲啥不叫女朋友过来?成天就知道黏在我身边, 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儿。 手淫次数多了不好,伤身体。 」张导嗫嚅着说道: 「也不是不叫她, 只不过……」李玉贞好奇地问: 「只不过什么?怎么吞吞吐吐地不把话说完。 」擡头见小伙定定地看着她,眼神中满是仰慕和欲望, 她一切都明白了。 李玉贞但觉下面一阵热流涌动,刚才已经微湿的方寸之地又甩出缕缕淫液, 胯间已一片泥泞酥痒不堪。 她怕弄湿外裤,想处理一下, 便对张导说道: 「你出去一下, 我要方便一下。 」张导退出并关上门。 李玉贞忙脱裤扯纸擦拭,顺便揉弄一下骚痒难禁的妙处。 完事后打开门,张导说他也要方便,却半天没动。 李玉贞奇怪地问他干嘛不解,张导看了看她没吱声, 意思是等她出去。 李玉贞笑道: 「我都这年纪了,什么没见过, 还是你干姊有啥好回避的?你自管方便, 我不看。 」张导只好掏出棍儿撒尿,妇人说是不看, 这时却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下面害得他半天都没撒出来。 妇人两眼盯着他的棍儿,暗地里吞了下口水。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儿, 终于回过神来: 「呵呵, 长得还蛮长哩!」妇人笑着弹了一下他的棍儿 害得他震了一下棍儿硬梆梆地更加难受,还一会儿才唰唰唰地撒起尿来, 尿撒得又多又远!妇人暗想他射精的时候是否也是如此有力?想到这儿她愈加动火起来, 刚擦过的下面又湿了一片。 妇人凑向小伙耳边腻声道: 「这五六条内裤你是存了几天的?」张导: 「就昨晚上和今天中午的。 」李玉贞很吃惊, 又觉得可惜: 「你一天就射了那么多次?平时你有啥事情都要找我, 我这段时间经常在你这里你憋不住的时候爲啥不找干姊发泄?早知道你这么需要女人, 早就陪你睡了。 说实话,你是不是对年轻女友没兴趣, 只喜欢我这种比你年纪大的女人?」张导点了点头: 「我就只喜欢你, 手淫的时候就是在幻想跟你睡。 」李玉贞上前搂住他亲吻,手摸向棍儿, 捏捏掐掐地后生家火也动了,一直挺将起来, 一柱擎天地向天直立。 李玉贞忙解裤就他,小伙见妇人楂着一张大毛屄, 上面满是白浆伸手摸去,热烘烘地一片湿滑, 心知妇人已然情动也很想那事,便不再迟疑。 二人磙倒在床上,妇人侧躺着把小伙抱在怀里喂奶, 随后小伙把头钻进妇人胯下在肿胀得如同大馒头的牝户上嗅来嗅去, 嘀咕着: 「姊姊的馒头好大哦 洞洞都张开了……」妇人娇喘着道: 「被老公搞了十来年, 把屄搞大了……大洞洞照样可以夹得你很舒服。 那儿张开了就是等你进来,你还在磨蹭什么嘛, 我里面痒……」张导定定地看着妇人张开的阴门 和煳满了淫液的洞口伸出舌头在洞口舔了一下, 妇人淫液的浓浓骚味儿令他异常亢奋忍不住伸嘴堵住洞口使劲吮吸起来, 还伸出舌头在蜜道中搅动 妇人的淫液不断地被吸进他嘴里吞掉: 「姊姊上面没奶水, 下面倒有好多……」李玉贞被吸得骚叫不止: 「哦……姊姊水多 喂你喝个够!」妇人已痒得熬不住把小伙拉起趴到她身上, 分开腿撅起妙处就他扶住棍儿对准,小伙轻轻一送便齐根滑入, 房中淫乐之声大起……妇人媚功一流又骚又会夹, 小伙哪里抵挡得住?很快便丢盔卸甲勐烈发泄后疲乏得想睡。 妇人正在兴头上,哪里肯依?抱住他接吻,喂他吃奶, 还跪在他头上让他舔屄。 风骚徐娘极善勾动小伙情欲,未几小伙便再次勃起, 妇人翻身爬到小伙身上吞噬棍儿前后上下耸摇起来, 淫叫不断……春风数度小伙性欲旺精力足火力勐, 弄得妇人妙不可言。 和其他有过类似偷欢经历的美妇一样,妇人从此更加迷上了他, 从此经常去他那儿。 由于经常得到小伙的滋润,李玉贞看起来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 徐娘成熟风韵也越发动人小伙迷恋她那丰腴性感的肉体, 陷入肉欲之欢无法自拔一味纵欲交欢,不知节制, 本就单薄的身体愈发消瘦。 李玉贞心疼他,常常煲营养汤给他滋补身体, 劝他以后日子还长性生活节制一点。 小伙哪里听得进去,依然如故,学院组织教职员工外出旅游时和李玉贞也要找机会偷欢。 此事后来被张导无意间透露给了他的家人, 他家里人又气又急: 「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对自己的女朋友不理不睬倒跟一个三十多岁的有夫之妇打得火热。 这种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你经常跟她同房, 身体怎么受得了?看你现在瘦成这个样子 当心哪天被那个骚女人搞死!」张导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 从小是婶婶王静带大的。 她生怕张导一个人在外被骚女人带坏,便从老家赶来跟他同住。 和小伙子偷情的美妙滋味令李玉贞食髓知味, 那阵正在热乎劲儿上哪里能够禁绝,因此中午或下午下班后仍然经常去张导那儿。 王静发现李玉贞每次一去,只和她点点头便和侄儿进屋, 关上房门拉上窗帘窝在里面几个小时不出来。 房中持续不断传出母猫叫春般的古怪声音, 听得一向端庄保守的王静脸红心跳她很明白, 屋里那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和侄儿正在干些什么。 她从李玉贞浪叫声听出,这女人攀上巅峰的次数如此之多, 令她吃惊!王静见她每次出来时都显得容光焕发 举手投足间成熟风韵更加诱人一段时间之后甚至变得越来越年轻漂亮了。 相反,躺在屋里床上的侄儿则每次都是脸色苍白, 显得疲乏不堪床都快爬不起来了。 显然,李玉贞吸纳小伙大量精华之后,越来越焕发出青春的光彩, 可张导却像逐渐枯萎的鲜花一般不可避免地慢慢凋谢了……周五下午李玉贞五点锺下班就去了, 七点过才离开。 半小时之后王静好不容易才把侄儿拉起来吃饭, 一边吃一边教训他: 「你跟那女人每次在一起怎么都那么久?今天又是两个多小时 又射了好几次吧?」张导面红耳赤地嗫嚅道: 「婶婶 嗯……也没有太多我们多数时间是在聊天呢。 」王静: 「这女人那么骚,迟早会搞死你的!你怎么就不知道节制一点?你妈生你时难産, 丢下你就走了你是吃婶婶的奶长大的。 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容易吗?看见你这样我好心疼!」张导心里也一阵惭愧, 嗫嚅着道: 「每次李姐托起大奶奶用大奶头挑逗我 我就忍不住……」王静啐道: 「婶婶喂你吃奶到两岁的时候才好容易断掉 后来生你表妹时有了奶水你一直跟婶婶睡, 都六七岁了还缠着婶婶要吃奶 难道还没吃够?」张导脸红道: 「我也不知道爲啥, 就是想嘛。 」王静: 「想你个头!想吃女人的奶爲啥不找婶婶?小时候你可是最喜欢黏在我怀里的, 真是儿大不由娘啊!难道是婶婶的乳房和奶头没那个女人的大?」说完她扯开胸襟和乳罩 露出一双雪白高耸的酥乳。 那是一对肥硕而柔软的乳房,虽因年纪的关系而略微下垂, 但晃来晃去地更添诱惑两圈紫红色的乳晕中间凸挺着两粒深色硕大的乳头, 看上去十分诱人!张导瞄了一眼之后赶紧低头 嗫嚅着道: 「当然不是在我印像中婶婶的才是最大的, 我最喜欢了。 可是那个……那个……不一样嘛!婶婶怎么这样比?」王静气道: 「有什么不一样?除了拿不出那么多钱以外, 那个女人能爲你做的婶婶一样可以,至少我心疼你, 懂得节制。 你十几岁的时候还跟着婶婶睡,半夜曾偷偷伸手摸我下面, 你以爲婶婶不知道么?几年前你大伯伤了腰之后就成了废人 婶婶这几年熬得也很辛苦你这小子都知道么?」说到这儿, 久旷的王静下面渐渐湿润起来。 这段时间老听激烈厮杀的床戏,弄得她难免春心荡漾起来。 她难以忍受自己亲手奶大的孩子,躺在一个只比自己小十二岁的女人怀里!张导被婶婶唠叨得心慌意乱, 也没听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 只是辩解道: 「李姐也挺疼我的, 帮助过我很多。 」王静心里一阵郁闷,也无可奈何。 想了想之后低声问道: 「你们在一起这么频繁, 采取措施没有?」张导茫然地道: 「什么措施?」王静: 「避孕措施呀!」张导: 「哦……这个倒没有……」王静惊唿道: 「天!这女人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们同房很容易怀上的。 她都三十多的女人了,被一个小伙子搞大肚子, 传到别人耳朵里她脸往哪儿搁啊!」张导说道: 「她也很担心的 不过她觉得我戴套不舒服安环她又怕疼,所以就……这个月已经迟了半个多月还没来那个, 她也很担心是不是怀孕了。 」后来李玉贞虽然也担心搞坏张导的身体, 劝他要节制但已无法禁绝,时间长了实在想他的时候, 还是会去他那儿。 又过了一个月,李玉贞月经一直没来,到医院检查, 经妇産科医生诊断的确是怀孕了!。